游戏版号趋势如何?2020Q1过审量同比去年锐减过半

游戏版号趋势如何?2020Q1过审量同比去年锐减过半

  2020年Q1过审游戏版号数量为336款,去年同期为824款,同比下滑59.2%。今年游戏版号趋势如何,且看数据分解。

  “2020年Q1国内新增游戏公司5025家,注销或吊销游戏公司1277家,其中单2020年3月24日至3月31日一周就有27家游戏公司注销。”这是天眼查给游戏陀螺统计的数据。

  当我们感叹游戏公司“死亡”数之高时,有人却向游戏陀螺表示,游戏行业的震荡还没结束,版号带来的催化反应还在继续。“疫情过后将有更多游戏公司死掉,并且版号还会进一步管控,监管内部称之为‘新冷战’”。

  获批版号数量连续三年下跌,2020年数量或不及2019年

  据游戏陀螺对公开资料梳理统计,2009年至2019年,全国范围内有21450款游戏获得版号,其中 2017年、2018年、2019年游戏版号数量分别为9384、2141、1570。版号发放数量在2018年监管部门严管严控后出现断崖式下跌,并且不断走低,到2019年仅有1570款,而2020年游戏版号数量或不及2019年。

  截止至今年3月31日,国产网络游戏版号下发数量309款,进口游戏数量27款,总共336款。若按每季度350款游戏版号计算,2020年全年或有1400款游戏版号。据天眼查数据,截止2020年3月31日,全国共有26.4万家游戏企业,且不提多数游戏版号集中少数游戏企业手中,单按比例分配也是僧多粥少。

  数量稀缺外,版号申请难,监管严、覆盖面广也是游戏企业较为苦恼的问题。

  当前,游戏版号审批已与早前大有不同,2019年监管部门对游戏品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版号申请素材也有了新的规定,如新增了游戏内要有 实名注册系统、时长控制机制、付费控制制度等。据方正证券研报,监管部门还会进行游戏实名认证专项检查和突查。

  按监管部门要求,游戏渠道也在加强版号的管控,此前安卓渠道曾要求所有上架平台游戏均需提供版号。如今,苹果App Store对版号的态度也愈发严格。今年2月,苹果App Store后台更新一则规定,要求在中国大陆发布的付费游戏均需在2020年6月30日前提交版号。

  连游戏推广平台也不例外,2020年3月,穿山甲联盟、巨量引擎等平台将版号要求写进与商家的合作协议中。更甚者,BT长尾渠道、公会为正规化发展也要求游戏必须有版号。

  除此之外,那些铤而走险的游戏公司也没能逃过法网。今年3月,深圳证监局就对某上市游戏公司无版号、违规运营等采取了责令改正措施。在监管部门全面复盘和清查下,没有版号的游戏强行运营风险较大,也很难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

  从2020年游戏行业各方表现来看,监管部门对版号的控制覆盖面越来越广,政策也在不断完善和细化,那些蛮荒时代遗留下来的“灰色”地带正一个接一个被排查和填补,游戏行业版号制约已越发明显。

  “‘非七大类’游戏版号价格为2.8万元,审批需要5-8个月”

  既已头戴“金箍”,自然要循规蹈矩。为避免监管的“紧箍咒”,游戏公司版号申请势在必行。而从游戏企业版号申请情况来看,大部分版号申请需求集中在移动游戏。

  一位版号代办机构人员告诉游戏陀螺, 从去年开始游戏企业的版号申请诉求越来越多了,费用也越来越高,最高时版号代办机构开价5万,并且审批时间在半年以上,而如今版号代办价格一般在2万到3万左右。

  代办机构金石企服游戏资质商务部杨光表示,游戏企业版号需求确实有所增加,尤其是2月苹果版号新规消息传出后询问者更多。

  在价格方面,他代理的“七大类”游戏版号价格为2.3万元,“非七大类”游戏版号价格为2.8万元。审批时间前者需要3-6个月,后者需要5-8个月。杨光称,这个时间是按照我们下证案例来平均推算的。

  杨光提到的七大类和非七大类是广电总局对移动游戏的分类,前者指的是,不涉及政治、军事、民族、宗教等题材内容,且无故事情节或者情节简单的消除类、跑酷类、飞行类、棋牌类、解谜类、体育类、音乐舞蹈类等休闲益智国产移动游戏;后者指的是,非上述类型的国产移动游戏。

  据杨光透露,移动休闲益智类游戏较易过审,审批时间相对短一些, 传奇、棋牌、宫斗等题材游戏几乎没有过审机会,三国、西游题材有机会但难度较大。此外,需要注意的是,早前上架后又下架游戏,在送审前需要将线上游戏包清理干净,“总局审核时会全网审查。”

  (图片来源网络)

  对于申请版号方面的注意事项,炫彩互动方面给出的建议是,游戏开发及运营企业首先应仔细研究学习《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新广出办发〔2016〕44号)及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制定的《移动游戏内容规范(2016 年版)》中相关条款要求。同时,结合学习内容指导游戏研发运营的工作,做好这两点,相信会对企业申请游戏出版大有裨益。

  另外,炫彩互动方面也提醒游戏企业在游戏实名制和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方面要做好准备工作,为后期出版节约时间,规范游戏运营做好前置工作。

  而根据游戏陀螺梳理的2019年游戏版号出版单位中,天津电子出版社以109个游戏版号位居第一,炫彩互动以78个版号排名第二。在2020年Q1过审的336个游戏版号中,炫彩互动获得了16个游戏版号。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Q1炫彩互动过审的游戏版号均为移动休闲益智类。这一类型游戏在今年过审版号总量中占比也非常高。2020年Q1过审的336款游戏版号中,移动游戏有301款,其中休闲益智类游戏146款,非休闲益智游戏155款。

  而据游戏陀螺此前统计,在2019年过审的1570款游戏版号中,移动游戏有1462款,占比高达93.12%,其中休闲益智类移动游戏258款,非休闲益智类的1204款,彼时,过审版号还以非休闲益智类游戏(即非七大类游戏)占主导。

  有观点认为,今年休闲益智类游戏比重增加原因或在于重度游戏研发减少,小游戏研发增加,与之对应,移动游戏中休闲益智和非休闲益智游戏的过审版号比例相应调整。

  腾讯网易仍是版号大户,中小团队继续海外求生

  根据游戏陀螺的统计,2019年至2020年Q2共有803个游戏运营单位拿到版号,排名前十的厂商均拿下了超10个版号。其中,腾讯、网易分别拿到40、37款版号,从数字上领先于行业。但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2016年前后,头部两家大厂如今发行新游的密集度似乎也大不如前,从新推出的爆款数量来看更是如此。

  2020年Q1,腾讯拿下了《战歌竞技场》、《光与夜之恋》、《秦时明月世界》、《螺旋风暴》、《天涯明月刀》等5款移动游戏以及部分Switch游戏版号。其中《战歌竞技场》与《天涯明月刀》在Taptap的评分分别为9.1和9.0。

  网易过审的游戏类型以其擅长的MMORPG为主,在2020年Q1,网易旗下《一梦江湖》、《猎手之王》、《天谕》、《梦幻西游网页版》4款移动游戏版号,其中《天谕》在Taptap评分8.9,预约量数据较高。目前腾讯、网易在版号申请上大多聚焦于中重度游戏。

  除网易腾讯外,创梦天地、中手游、三七互娱等都获得了不少游戏版号。不过,大厂版号虽多,但相比2016年前后的发行总量,重度精品比重的确有下滑趋势。除偏休闲类产品,腾讯网易旗下不乏重点精品无版号押后上线的,为此他们不得不谋求海外市场增长。

  根据伽马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自主研发的游戏在海外多个重要市场均取得不错表现,流水增长率在各市场中也均远高于其他产地的游戏。这也意味着中国自主研发手游的水平具备较强的竞争优势。但从出海发行商排名而言,目前在海外取得突出表现的仍然以具备大制作实力的大厂为主,包括腾讯网易在内,去年不少大厂均取得了营收上的突破。

  同大厂相比,显然中小厂商面临危机更甚,有游戏团队向游戏陀螺透露,去年开发完成的三国题材游戏至今都并没拿到版号,“出版社不接这类题材,只能往海外发行”。这种已有游戏却能没获得版号审批的并不少。

  除此之外,版号限制下,“一波流”的成本加大,中小厂商不得不往更长线的产品走,因此,对于游戏团队来说,如果不愿意放弃国内市场,那么摆在游戏团队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仔细了解版号审批的各种规范和要求,在开发阶段就尽量规避。二是直接面向国际市场做游戏开发。

  在2019年版号严管严控时期,不少中小团队开始转向海外市场,部分公司战略甚至调整为all in 海外。鲜芋游戏项目总经理徐明雷就告诉游戏陀螺,去年下半年公司明确转型做海外,目前公司在研的4款产品均对标相应的海外市场。徐明雷称,在项目完成度较高时,也会提前申请版号。“等版号下来,在转销国内”。

  当前,也有部分厂商在探索小游戏广告变现的模式,但据游戏陀螺了解,更多公司像鲜芋游戏这般选择远走海外。事实上,无论是游戏大厂还是中小团队,随着版号大盘数量持续缩减,其未来都将面临着增长危机,转型或出海势在必行。今年以来,已有不少中小发行陷入“产品荒”,其中既有版号的影响,也有疫情等原因,短期内大部分游戏厂商都将面临严峻挑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